留学生杂志

海归的“蚁族”之忧

日期:2013-11-21   来源:留学生杂志   总期数:128   

3月30日上午10点,南方人才市场大厅熙熙攘攘,一百多家企业正在摆摊招聘,岗位多是文员和销售,薪酬最高者,也不过“月入上万不是梦”。

海归的“蚁族”之忧

3月30日上午10点,南方人才市场大厅熙熙攘攘,一百多家企业正在摆摊招聘,岗位多是文员和销售,薪酬最高者,也不过“月入上万不是梦”。衣着光鲜的星辰(网名)又一次摇起了头来:“我来这里找工作,都是做给父母看的,就是真正找到月入过万的工作,赚回留学成本都要好几年。”

星辰毕业自英国某大学艺术管理专业。可近一年来,除了两次“实习般的就业”外,便是不断找工作。实际上,他的遭遇并非个别现象,在“海归”一再贬值的当下,昔日的“知识经济宠儿”也有沦为“蚁族”的忧虑。

水土不服致“海归”搁浅

21世纪伊始的中国,曾有一段海归的“镀金岁月”。那时候,“哈佛女孩”、“剑桥男孩”正随着新式“励志文学”的热卖而成为赢在起跑线上的新典型。

“留学归来,在外企找一份和‘首席’挂钩的职位,拿着高于同龄人十倍乃至数十倍的薪酬享受生活,是我们老一辈‘海归’的青春记忆。”回国已有十三年的曾锦辉先生向笔者满怀感慨地说。

事实上,早在2003年前后,“海归”变“海待”(海外归来待业)的新闻就屡现报端。“许多媒体把海龟搁浅归结于‘水土不服’有失肤浅,真正的原因我看还是中国自身产业结构较为低端,企业生存时间短,利润、规模普遍偏小,没有足够的高端、高薪岗位。”曾锦辉分析道。

尔后10年里,海归贬值更是成了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以致一些人打出“零起薪就业”招牌却依然难觅“去处”。

“我也知道雇佣‘海归’便于与外国客商打交道,但是我们公司的利润才一位数,生存时间也不会长,花‘对得起’留学成本的工资请‘海归’建设‘百年老店’,现实吗?”某贸易公司董事长程劲如是说。

“留学低龄化”难辞其咎

除了社会、经济结构的客观原因外,部分“海归”能力亟待提高、缺乏从业经验、难以适应国内竞争也是海归贬值的主观原因。

“一些家长以为孩子在国外读大学,回国就可以拿高薪,贸然将孩子送到国外读本科甚至是高中,结果‘小留学生’越来越小,数量越来越多。”曾经在新西兰学习的艾迪留学市场部经理杜巍介绍道,“他们出国后往往迷失在国外的花花世界,再加上某些机构只顾利益,办形形色色劣质‘预科班’、‘野鸡学校’,只能浪费小留学生的金钱和时间。大量‘初级海归’就这样成批产生。”

星辰也懊悔地表示,在英求学期间,由于考试简单,他以为成绩过得去就放松了对作品的要求,虽然获得了毕业文凭,可创作能力欠佳、组织能力欠缺却成了回国求职的软肋。“现在能做的,就是抓紧招聘间隙多做几件满意作品,提高自己的创造力,只有掌握过硬的本领,我才能找到满意的工作。”善于绘画的星辰捏紧了拳头。

“曲线移民”不可取

星辰不是海归里混得最惨的一类人,至少名下还有一套高端物业。居于广州天河区某求职公寓的阿磊(网名)如不说明经历,谁也不会认为他曾是留学生。

据阿磊介绍,自己从小极受父母宠爱,高三那年,收入不太丰厚的双亲更是“砸锅卖铁”将其送往澳大利亚读书,以圆“曲线移民”之梦。可是阿磊并没有找到能办工作签证的职业。“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我发现前来迎接的父亲老了很多,于是我‘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哭着发誓要在国内混出个人样来。”他低着头说。

如今阿磊就职于一家金融类公司,每月收入仅为2000元左右,其中近半支付房租,这在物价高企的当下自然意味着紧巴巴的日子。“出去只能当见识一下世面,在国内,一切都得从头学起。”

对此,广州环球时代移民服务有限公司运营总监梁大秀指出:“以往很多人借留学实现了出国移民的目标,但是在世界经济疲软的当下,各国纷纷抬高移民门槛,如果不能保证留学直接就业,还不如找专业移民服务公司处理相关事务。”

(本文作者: 罗家庆)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