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杂志

艾洛:亚眠的重生

日期:2014-09-02   来源:留学生杂志   总期数:160   

那些永远拥有童心和好奇心的人,永远是孩子,永远拥有青春的力量。就像这座城市,在一次次战火的洗礼之后,总又一次次复活,重新开始自身

艾洛:亚眠的重生

 

艾洛:人文学科研究者,现居巴黎
艾洛:亚眠的重生
 
初至亚眠的人一定会注意到火车站旁巨大的“佩雷”塔,那是“二战”之后亚眠重建的象征。“佩雷”塔由建筑师佩雷设计监制,塔高104米,当时是欧洲第一座“摩天大厦”,也在很长时间内保持着“欧洲最高”的纪录。重建的需要源自战争的毁灭,“二战”最后阶段盟军和德军的争夺摧毁了这座城市60%的建筑,战后一切都需要从头再来。
这么高程度的损毁出现在一座内陆城市,倒也有其原因,亚眠是皮卡第大区的首府,是整个法国北方的交通枢纽,甚至比利时等北方国家也要靠它连通,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一战”时最惨烈的阵地战就在这里发生,史称“索姆河会战”。可如今索姆河静静流淌着,人们在河边散步,嬉戏,一派田园风光。一条条运河穿过整个城市,小桥、流水、人家,窗口时不时传出音乐和欢笑声,难怪人们把这个城市叫作“北方小威尼斯”,确实有水乡风情。
我们抵达这座城市正好是周五,“水上菜农”正在河边卖新鲜的蔬菜,人们告诉我们,这些蔬菜是在旁边的水田里种植的,如果我们愿意,可以去坐船参观。在绿地公园的边上,我们找到了登船处,一只只小舟停泊水边,这些小船被叫作“尖角船”(BARQUE A CORNET),因为水田的田垄比河面高出许多,若没有这高高向上昂起的尖角,停船还真不太方便。
我们坐着尖角船沿着小小弯曲的运河在一片片水田间穿梭,暴雨忽至,人们的眼中满是飞泻的水柱,偶尔冒出个菜农在修剪枝条,或者三两个青年划着皮划艇迅速超过我们缓慢的小船。
这些菜农种菜种花,供应本城居民。而这些水上菜田和运河,也吸引了八方游客前来探访。当然,更多人会去不远处的亚眠大教堂参观,或者在水田旁边的圣卢区喝上一杯,吃点当地的特色菜肴,度过一个宁静的周末。
从圣卢区走过一座桥,爬上一段台阶,就到了亚眠大教堂的主教府花园,过去这里是主教的宅邸,现在则成了公共花园,大树参天,枝繁叶茂,即便是滂沱大雨,若是置身树下,身上也淋不到几滴。亚眠大教堂有宏伟的立面,整体结构非常完美,英国作家罗斯金在《亚眠圣经》一书中引述法国建筑大师VIOLET-LE-DUC的话说:亚眠大教堂是哥特建筑的帕特农神庙。年轻的普鲁斯特非常崇拜罗斯金,这位伟大的作家一生只翻译过罗斯金一个人的著作,其中就有这部《亚眠圣经》,他不仅仅翻译,还为这本书写了长篇序言和大量注释。这种对大教堂的热爱,恐怕也影响了他自身的写作,他那本皇皇巨著,又何尝不是文学中的一座大教堂呢?
亚眠大教堂可以塞下两个巴黎圣母院,其恢弘只可亲身领略,难以文字描述。但这座城市也给世界提供了一些无需到访就能享受的美好,这就是儒勒·凡尔纳,这位举世闻名的作家后半生在亚眠度过,许多人们耳熟能详的小说都是在这里完成的。当然,如果来到这座城市,可以去凡尔纳的故居和博物馆看看,那里有他的书房,他的工作室。
城市西边的抹大拉公墓里葬着这位为成人也为孩子写作的作家,墓碑前的雕塑表现“复活”的主题:凡尔纳掀开墓穴的顶盖探出身子,一只手伸向天空。墓碑上写着:“朝向不朽和永恒的青春!”
是啊,那些永远拥有童心和好奇心的人,永远是孩子,永远拥有青春的力量。就像这座城市,在一次次战火的洗礼之后,总又一次次复活,重新开始自身。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