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杂志

俄罗斯胜利节

日期:2017-06-26   来源:留学生杂志   总期数:249   

涅瓦街在这一天显得热闹非凡,街上挂满了各种彩旗和横幅,街上随处可以听到人们欢唱着卫国战争时期的歌曲。

俄罗斯胜利节

文·谭天宇
 
       早在留学俄罗斯之前我便听说过,5月9日的胜利节是俄罗斯最为重要的节日之一。在这个节日来临之际,学校也放了三天假。这一天我和室友相约一起上街去看一看,俄罗斯人是怎样庆祝这个节日的。
       这天上午,我们步行来到了圣彼得堡最为主要的一条街道——涅瓦街上。平时人流就很多的涅瓦街在这一天显得热闹非凡,街上挂满了各种彩旗和横幅,行人手中拿着各种小旗:有的是苏联国旗,有的是俄罗斯国旗,还有的是苏联红军旗。街上随处可以听到人们欢唱着卫国战争时期的歌曲,其中听到最多的莫过于哈利托诺夫作词、杜赫马诺夫作曲的《胜利日》:
       胜利日,它离我们曾是那么的遥远,
       就像是熄灭的篝火里消融的炭火。
       大片的国土都被化为灰烬——
       就在这一天,我们历尽千辛万苦走近胜利。
       胜利日啊,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胜利日啊,看着老革命人双鬓斑白;
       这种胜利的喜悦啊,怎能不让人热泪盈眶。
       胜利日!胜利日!胜利日!
       在平炉前的日日夜夜,国土尚未收复。
       经历了日日夜夜艰苦卓绝的斗争,
       我们才在这一天走向了胜利。
       亲爱的母亲啊伟大的祖国,
       你的儿女们为你抛头颅洒热血,赤脚跑过满是露水的原野!
       走遍了几乎半个欧洲,半个世界,
       终于在这一天走向胜利。
       在这一天最受欢迎的是卫国战争的老战士们,虽然现在他们已是古稀之年。在胜利节他们往往穿着苏联和红军的军装,胸前戴着军功章,人们一见到他们就会向他们敬献鲜花。在这一天里,圣彼得堡的每一座苏军战士纪念碑前都会堆满鲜花,甚至有些纪念碑前的鲜花会堆到一米多高。这一天在莫斯科、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等英雄城市还会举行规模盛大的阅兵式,来纪念苏联在反法西斯卫国战争中所取得的胜利。胜利节的节日气氛确实是其他法定节假日所无法比拟的。
       通过胜利节这一天的所见所闻,我也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俄罗斯人民对本国历史的尊重。当然,这一点不仅仅是在胜利节才能体会到,在日常生活中也能够感觉得出来。
       我这一学期在社会科学系里旁听了硕士研究生的几门课程,其中有一门名为“俄国战争史”。在上这门课的过程中,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俄罗斯人对于历史的尊重。当提到俄国历史上的著名将领和民族英雄的时候,他们都用一种相当崇敬的口吻讲述的。尤其是对于“动乱时代”反抗波兰侵略军的英雄人物、1812年卫国战争中反抗法国侵略军的英雄人物、1941-1945年卫国战争中反抗法西斯德军的英雄人物更是如此。
       当然,俄罗斯民族在此问题上也是有过教训的。远的且不举,在20世纪的历史进程中,俄罗斯民族在对待本民族的历史与传统文化上曾经有过两次大的教训。
       俄罗斯民族20世纪在此问题上的第一次教训是在十月革命之后。当时的一些革命领导人,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对俄罗斯民族的传统历史文化持几乎全盘否定的态度。他们把东正教看成是落后的象征,再全国大肆拆毁教堂、迫害神职人员;同时还污蔑沙皇俄国时期的俄军将领为“沙皇的鹰犬”;认为在落后的俄国不可能建成社会主义,俄国只能消极被动地等待西欧各国爆发革命。他们一伙的所作所为对俄罗斯民族的传统文化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引起了俄罗斯人民对他们倒行逆施的极大不满。托洛茨基等犹太人复国主义者在政治斗争中完全输给了斯大林,其原因完全是咎由自取。
       而与他们相比,斯大林则更为清楚地认识到,只有尽可能地尊重民族的传统文化,才能够最大限度地调动人民保卫和建设祖国的热情。正是在斯大林执政期间,俄罗斯的民族英雄如米宁、波扎尔斯基、库图佐夫、巴格拉季昂等被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东正教会的教堂得以开放,并允许俄罗斯正教会选举牧首;俄罗斯民族的传统文化得以保留并发扬光大。正因为斯大林正确的民族政策,他被赋予了“各民族父亲”的称号;而在俄国历史上只有彼得大帝在波尔塔瓦会战胜利后得到过这样的称号。正是因为俄罗斯民族和苏联其他各民族保卫和建设祖国的热情被激发了出来,才在极短的时间里把苏联建设成为欧洲第一、世界第二的举世瞩目的工业强国,并取得了反法西斯卫国战争的伟大胜利。
       历史的发展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俄罗斯民族在20世纪末的时候,又一次因为否定自身历史而把自己推向了苦难的深渊。这次对自身历史的否定,是由戈尔巴乔夫所谓“民主化”、“公开性”的改革所引起的。这一次对历史的否定比起先前的历次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正如叶·库·利加乔夫在《警示》中所概括的那样:“(20世纪)80年代,在第五纵队的文人笔下,卫国战争时期的英雄人物几乎全被安上精心罗织的罪名,受到诽谤和侮辱。对更加久远的俄国历史的评价也如法炮制,其中包括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伊凡雷帝。被颂扬的只有像彼得三世那样的低能儿。按照80年代末当时的高论,整个俄罗斯历史简直是微不足道”。正因为如此,在苏联解体时,普通民众没有起来捍卫自己的国家、防止俄罗斯民族走向灾难,而是表现出了相当的冷漠。
       俄罗斯人民很快为自己当时的选择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灾难岁月里,卢布贬值,物价飞涨,国民生产总值下降了一半。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受到挤压,北约扩张到了家门口。在这种情况下,叶利钦总算认识到再继续贬低本民族历史文化来迎合所谓“普世价值”的话,俄罗斯国家即将不复存在。于是他果断停止了对民族历史与传统文化的否定,转向俄罗斯民族传统的信念上去。21世纪到来之际,俄罗斯民族重新认识到了正视历史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因此才出现了我在前文中提到的事情。
       由此也可以看出,历史这门专业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它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我能选择这门专业,感到无比光荣,同时也感到了一种沉重的责任感。

 

 

友荐云推荐